阿里餓了么?

?

今天(2月26日),“外賣圈”出了個大新聞。

有傳言稱阿里在未來3個月內將按95億(一說90億)美元左右現金全資收購餓了么全部股份。預計交易會在2018年第二季度完成,最先阿里和餓了么的回應都是不予置評。隨后《中國企業家》雜志的公眾號發文稱阿里已確認此消息屬實,但對于更多的交易細節,阿里并沒有作出回應。

至此,阿里有很大的可能會整合盒馬、口碑、餓了么這三方面,向“外賣界”和“三公里配送界”發起最后的沖擊。

虎嗅在2015年的文章《傳餓了么并入阿里口碑!說好的“獨立運營”呢?》中就預測過,阿里投資餓了么、將其接入支付寶入口的下一步,就很可能會像整合UC、高德那樣一步步消化餓了么。阿里將餓了么收入囊中,是早晚的事。

早先于2016年8月前,阿里巴巴聯合螞蟻金服向餓了么總計完成了12.5億美元的投資,阿里巴巴出資9億美元,螞蟻金服出資3.5億美元。

當時還有媒體爆出了“餓了么和阿里對賭失敗,張旭豪將出局”的傳聞。但很快,張旭豪方面就作出辟謠并且表示,阿里和餓了么之間沒有簽訂過“對賭協議”,餓了么也不會被阿里全面接管。

2017年1月,餓了么和阿里云合作,為自己的外賣平臺研發人工智能調度引擎。隨后,餓了么開始為支付寶、口碑、手淘提供外賣的線下配送。2017年4月,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向餓了么追加投資共4億美元。隨后在餓了么官方倡議為自己的騎手購買保險時,螞蟻金服還轉發倡議書并表示提供支持。

當時,美團入駐微信、餓了么入駐支付寶,阿里巴巴和騰訊各自占了外賣行業流量的半壁江山。

經過餓了么的多輪融資,到2017年6月,阿里巴巴集團持有餓了么股權約為23%,螞蟻金服持有餓了么股權約為8.94%,如此,阿里系持有的餓了么股權就達到了32.94%,據說當時阿里系已經成為餓了么最大的股東。也隨著阿里系的不斷注資,據36氪了解,有接近餓了么高層的人士曾透露,“張旭豪的個人股份可能已經只有2個點左右了”。

2017年8月份,在阿里的助攻下,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,至此其在外賣界和美團有了勢均力敵之態。

2017年10月份,餓了么接入支付寶APP首頁外賣入口,餓了么成為支付寶原生首頁界面的11個默認應用之一。支付寶對餓了么的一流量加持對2017年第四季度外賣市場格局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,第4季度“餓了么+百度外賣”的市場交易份額占比達49.8%。在此之前,根據公開資料顯示,2017年的外賣市場中,餓了么占41.7%,美團外賣占41%,百度外賣占13.2%。

于是有外界評價,餓了么接入支付寶這一舉措,在阻止美團成為“第四極”的路上又拿下一城。

如此一步一步,全資收購就水到渠成地發生了。


餓了么CEO張旭豪

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,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之后,阿里巴巴在餓了么的持股比例約為37%。若本次阿里巴巴以95億美金收購餓了么其余63%的股份,餓了么估值將達到150億美元。當然有不少業內人士都在對這一估值表示懷疑。

不過,關于這場收購,公眾號“零售老板內參”文章《阿里近百億美元收購餓了么,整合盒馬、口碑,三駕馬車決戰“3公里生活圈” 》提到,“對阿里來說,餓了么值錢的并不是資本市場的估值。而是餓了么這些年來,構建的一條完整的外賣業務鏈路。相對于餓了么擁有的資產優勢,阿里并不缺錢,不缺流量,不缺技術,只缺一只覆蓋全國的外賣騎手團隊” 。

而餓了么日趨成熟的全國即時性配送體系蜂鳥配送,對阿里來說可算是錦上添花。“三公里近場景”的戰爭,阿里再握籌碼一枚。

但現在,最引起外界興趣的并不是阿里和騰訊的博弈升級,而是餓了么創始團隊——張旭豪團隊的未來。

此前,張旭豪在接受“牛文文重度實驗室”采訪時曾表示:“你說它(阿里)真是想控制這家公司?控制不控制,其實在于你做得好不好,你做得不好被收購這是宿命,能被收購那還算有你一個退出渠道。”

同時張旭豪還表示,對于股東要有交代,有些公司死了連退出都沒有。你要不被控制,要有話語權,那你自己就要強,真正創造用戶價值和商業價值。

而現在,“自強”的張旭豪的選擇無非是,附屬于阿里,成為阿里團隊的核心管理人員,負責餓了么接下來的運作,或者趁機套現,將一筆不錯的收入納入囊中全身而退。但是目前最甚囂塵上的一個說法是,源于2016年與阿里的對賭失敗的傳言,張旭豪很有可能直接出局。

對了,截至發稿,《中國企業家》雜志的公眾號已經刪除了關于阿里確認傳聞屬實的報道。

微信掃一掃 分享到朋友圈
微口訂閱號

關注訂閱號

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熱點事件
微口訂閱號

關注訂閱號

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閱讀下一篇
微口訂閱號

自媒體運營攻略
行業經驗交流

關閉

創建藏點

藏點名稱
藏點說明
藏點封面
轉藏至我的藏點 +新建藏點
    關閉
    確定 取消
    北京pk10绝密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