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款原來在田間地頭!野外吃雞,爬樹摘核桃…鄉村生活也能趕上內容紅利

越刷朋友圈越焦慮,也許是很多人當下的寫照。

 

中產階級的焦慮養活了一大批自媒體的10w+,但實際上,這不過是內容生態的一部分。就在許多自媒體人努力敲著鍵盤的時候,還有一些內容創作者,正在野外采集他們的素材。

 

穿著背心,戴著草帽的野食小哥,上山摘橘子去了,哼哧哼哧地搬下來一筐筐橘子,被B站的彈幕調侃說“終于有臺詞了”。

 

來自貴州偏僻苗寨里的歡子,上傳了在小河上捕魚的視頻,撒下大網卻只撈上一條魚,評論區的網友也跟著哭笑不得。

 

在這個每天都被無數信息轟炸的時代,這些真實而鮮活的內容,逐漸爆發出蓬勃的生命力。

 

穿梭于鄉野間的身影,給人們帶來了最真誠的慰藉,就像一曲返璞歸真的“田園牧歌”。

 


“看了你的視頻,我想媽媽了”

 

一年前,歡子還在廣州一家商場做保安。他曾做過蔬菜搬運工、家具廠學徒、電子廠工人,打工八年,最高月薪3100元。

 

捉魚、割稻、炒扁豆、煮南瓜粥、放牛、烤雞……“歡子TV”的內容就是最普通的農村生活。當初他也許不曾想到,自己拍攝的農村原生態短視頻會大受歡迎,一年累計播放量超過2億,年收入達到50萬。

 


歡子發過一條介紹苗族過年習俗的視頻,獲得了700多萬播放量,轉發3萬多次。有一個粉絲看后,打賞了歡子4000元,留言告訴他:“看了你的視頻,我想媽媽了”。

 

來自四川瀘州農村的小伙劉金銀,也靠展現農村生活日常,成了直播界的小網紅,用打賞所得改善了全家人的生活,他的故事還登上了央視新聞頻道。

 


這兩個聽起來頗為勵志的故事背后,反映出內容平臺上農村用戶的比例提升,無論是讀者觀眾還是創作者,都在迅速向小城鎮和鄉村下沉

 

根據2016年的統計數據,我國的鄉村常住人口有近6億。而據CNNIC的統計報告,全國網民中使用手機上網的用戶比例在兩年間,從88.9%提升到96.3%。這一部分增長中,三四線城市和鄉村人口正是主力。

 

當小鎮和鄉村青年大量涌入移動端,原本很難發出聲音的他們,也開始躍躍欲試地做起了自媒體。

 

他們雖然沒有專業的技術,卻帶著一股樸實的勤奮和沖勁。

 

頭條號作者“貴州李俊”說,他特別想做自媒體,想做傳媒,把家鄉的風土人情分享給大家。但是,從一開始他就面臨一個巨大的考驗:不會拍照,不會剪視頻。

 

于是他每天跑到網吧里看剪視頻的教程,然后學著剪。買不起相機,就借朋友的。



還有一些內容創業者雖然不屬于農村常住人群,也敏銳地發現了三農內容的巨大缺口。

 

比如“我是小熙”,目前頭條號已經有70萬粉絲,常常出現在西瓜視頻榜單的前列。他的切入點是農村美食,賬號簡介為“分享農村美食,發現生活之美”。

 


曾在互聯網公司工作過的小熙,最初隨手拍攝了一些生活趣味素材,想展現農村原生態生活的魅力。他會帶著女兒出鏡,拍她吃東西吃得很香的樣子,也會親自上樹摘桃,下地摘瓜,呈現食材最原生態的狀態。如今他的視頻播放量基本在100萬以上。

 


返璞歸真的“田園牧歌”

 

說到這里,不得不提兩個人——野食小哥和李子柒。今年7月底,他們分別獲得了金秒獎第二季最佳男主角和女主角。

 

如果說papi醬是2016年的第一網紅,那么2017年的第一網紅備選中,野食小哥和李子柒都是強有力的競選者。

 

雖然一個又黑又胖,一個美若天仙,但他們的視頻有一個共同特點:原生態

 

野食小哥人稱地主家的傻兒子、美食界的泥石流(以及胖版榜哥),看他的視頻總讓榜妹想到食物鏈頂端的“貝爺”。



在視頻里,他總是一言不發就跑進深山老林。用山泉水泡面,提著只雞到野外殺掉。“吃雞”過程中看到泉水清涼,又突然脫光進去洗了個澡,然后吃完一整只雞,還不忘給它立了個墓,上面叉根木頭做的十字架。


野食小哥最新的一期視頻


有網友評論說,“人生頭一次看到有人詩意得如此邋遢,認真得如此隨性,接地氣得如此清新脫俗。把他所有視頻都看了一遍,也許是他一言不發,看完竟然有種滿足感。”

 

李子柒則是粉絲口中心靈手巧的“仙女”,她上得了廳堂,下得了廚房,能用木頭搭秋千,能用葡萄染衣裳。在她的視頻中,幾乎看不到什么現代化的元素,一切都要親力親為。



在遠離塵囂的地方,她過著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日子,讓被困在水泥森林里的人們羨慕不已。

 

她在微博上說,自己家就是正常的農村,確實很美,但并不是大家心目中的“世外桃源”。雖然李子柒常常一襲白衣翩躚,看起來柔弱嬌小,但實際上她動手能力超強,力氣超大,是個十足的“女漢子”。


 

比如有一期視頻開頭,她本來用一根竹竿打核桃,沒敲幾下就放下了,自己沿著樹干三兩下爬到了高處,直接將核桃摘下,沒別的目的,“只是為了展示自己很會爬樹”。


轉眼她又化作古風少女,親自制作胭脂膏、口紅紙,仿佛從詩詞中走出來。



原生態與商業化如何平衡?

 

原生態內容的走紅,或許是自媒體在進化中的一種趨勢。就像當科技進步到能用化學合成各種味道,做出花樣百出的食物時,人們卻開始對原生態的食物情有獨鐘。

 

當流量開始向他們涌去,當他們漸漸成為具有影響力的大V,內容創作是否會受到商業化的影響,變得不再純粹?這或許是他們和粉絲們糾結的問題。

 

目前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開始了商業變現之路,主要的模式是流量分成和廣告植入

 

流量分成的典型例子是歡子,據“歡子TV”的負責人曾哥透露,這個號“上線三天就拿到了原創,再過一個多星期拿到了第一筆收益,大概是1279元,現在的一個月能到10萬左右”。


當然這其中肯定有頭條的大力扶持和資源傾斜,這個數額在目前的流量分成中可以說是鳳毛麟角的。

 

廣告植入也許是更直接的途徑,問題在于,原生態的內容中如果出現商業廣告,會不會比其他視頻里的廣告,更容易讓用戶反感?


 

野食小哥的主要變現方式就是廣告植入,他接的第一個廣告是手機,最近又連著接了幾個餐飲、手游、旅游類的廣告。因為他的視頻本來就很隨性,每次廣告的露出都毫不含蓄。


在B站視頻里,只要他一發廣告,就會有用戶刷“小哥你膨脹了”。但這種吐槽可能只是一種開玩笑的互動,也有粉絲為他終于接廣告了而開心。

 

 

除此之外,三農相關的內容也可以有獨特的變現方式。比如“我是小熙”就嘗試幫老鄉們宣傳一些純天然的食材、特產,按照這樣的模式,今后也可能向農村電商方向發展。

 

從幫助當地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,這些農村自媒體的影響力,也許能發揮出更大的價值。



與其他幾個三農領域自媒體不同,野食小哥和李子柒的受眾更廣,而且城市中的年輕粉絲也更多,這一點從他們在B站和微博上受歡迎的程度可以看出來。


他們的形象人設特點鮮明,不排除有預先策劃的因素,但的確更加具有辨識度,在視頻呈現上也更貼近網絡流行文化,比如野食小哥融入“野外生存”的模式,而李子柒的視頻則顏值高,有濃濃的古風元素。


 

但究其根本,他們能從短視頻內容中脫穎而出,是因為內容本身扎根于生活,貼近自然,勾起人們對于鄉野生活的無限向往。在焦慮如影隨形的都市生活中,這些帶著鄉野氣息的畫面,成了撫慰心靈的良藥。


在簡陋原始的環境中,沒有隨叫隨到的外賣,沒有萬能的淘寶,為了一頓飯、一件物品,要奔波勞累一整天,完成一系列瑣碎的流程。

 

但正是這樣的繁復中,包含著對于生活最真實最純粹的儀式感。


轉自:新榜

微信掃一掃 分享到朋友圈
微口訂閱號

關注訂閱號

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熱點事件
微口訂閱號

關注訂閱號

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
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

閱讀下一篇
微口訂閱號

自媒體運營攻略
行業經驗交流

關閉

創建藏點

藏點名稱
藏點說明
藏點封面
轉藏至我的藏點 +新建藏點
    關閉
    確定 取消
    北京pk10绝密方法